我想,你的,也是,你不,好找

提問: 一個很漂亮的傷心的... 問題補充: 一個很漂亮的,文化程度不低的妓女。我是一個流氓。一個裝模做樣自認為很聰明的流氓。她靠賣淫賺錢。我則是她所在的娛樂城里的一名“看場”,也就是一條看家狗.我們活著,為了活著。沒有理想,沒有目標,沒有追求。至少我是這樣,因為我是個流氓。我們住在一起。她和我在一起是因為我對孤身一人身在異鄉的她來說是一棵可以遮風避雨的大樹,畢竟她是女人,需要一個可以依靠胸膛。我和她在一起是因為我“愛”她,愛她的身體和她的錢。她對我從不吝惜,因為她是個妓女,下賤的妓女。我也心安理的的接受,因為我是個流氓,無恥的流氓。流氓無情,妓女無愛。我知道她也知道。沒有人可以忍受他的妻子曾經是妓女,除非他對她以前的事情一無所知。至少我這樣認為,流氓也是人。可我們還是在一起。因為她我和別人打了架,受了傷,而且傷的很重。打架對于我,就象每天要洗臉刷牙一樣,是一種習慣。受傷則是經常的。在醫院里她哭了,她說我傻。我說只要我在,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她感動的又哭了。其實呢?我打架是因為捍衛流氓的“尊嚴”。她是我的女人,動了我的女人明顯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向我挑釁的行為。我豈能善罷甘休?否則日后還怎么混?我為什么這么說?笑話,這事放到每個男人身上我敢保證都會這么說。我不是個說慌的天才,但她是個愛上當的傻瓜。我嗜賭成性,一無所有。我住在她那里,寄生蟲一樣。那是她租的一間單身公寓,只有30平米,兩個人住進去就已經顯得很擁擠了。我還是搬了進來。她也希望我來,她說有男人才算家,她還說喜歡這個家,只有回到“家”才覺得自己象個“人”。她問我是不是喜歡她,會不會嫌她臟?我說喜歡,不會嫌棄。她說再干兩年賺足錢就不干了,離開這個骯臟的城市,只要和我在一起去那里都行,過正常人的生活。我說好。在我看來,她是腦子是出了問題。妓女可以過正常生活嗎?也許。流氓能嗎?也許。妓女和流氓能在一起過正常生活嗎?不。她的就是我的。我的吃喝她的,衣服皮帶皮鞋,甚至褲頭襪子都是她為我買的。她看起來很有精神,白天下班如果高興的話會為我做上一頓“豐盛”的早餐,她的廚技不敢恭維,可能我是在外面吃慣了。但我還是吃的很多,裝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說美味。她還經常拉著我逛街,這是她的愛好,女人都這樣。我對逛街很反感,男人都這樣。所以能推就推,能拖就拖,實在躲不過就去敷衍一下。她不喜歡買化裝品,但那是她出賣身體的包裝紙,她必須買。她像小孩子一樣喜歡買一些玩具娃娃毛毛熊之類的東西,本來不寬敞的房間被這些奇怪的東西幾乎堆滿了,每天整理她這堆玩具要花上大量時間,但她還是樂在其中。她還喜歡象象家庭主婦一樣買一些家用器皿,就連為我挑選衣服也成了她的一大樂趣。讓我無奈的是她在購買東西總是喜歡問我的意見。我只說合適,好,漂亮。反正不是我這窮光蛋掏錢,隨便她。最可笑的是一次她竟拉著我去照婚紗照。披上婚紗,沒人知道她是個妓女,她象一個真正的新娘。每次我們做完她總是喜歡讓我摟在懷里,趴在我的胸膛慢慢的睡。我問和和別人做是不是也要這樣?她說切,才不是哩。誰信?我不是很在意她。 很少問及她的身世,她也不愿提及,所以對她的以前只有一個模糊的了解,她出生在一個小鎮,有一個禽獸的繼父,她是逃出來的。她說和我在一起才感覺到幸福,和只有和我做愛才感覺到爽,和我....我就是她在這個城市,這個世界唯一的親人,沒有我她沒法活下去。我說我也是。我還說我永遠愛你。她問真的?我說....她問永遠是多遠我說....。沉迷的我向她要錢我很有一手。一次,我說.....她給了。數次,我說...她說沒有。我說....她說不行。我說....她又給了。N次, 我說...她說沒有。我說....她說不行。我說....她說不再上當。我說...我又說....我再說....她只好給了。我們生活了很久。我也沒想到。可能是因為她太縱容我。只要提出要求她能做到的一定會答應我,錢,身體。不過時間讓我對她的身體已經失去了興趣,只有錢。我已經感覺到她離不開我,所以對她的態度和開始簡直是天堂與地獄的差別。不再說些甜言蜜語,不在吃她做的飯菜,不在和她一起逛街,不在.....無緣無故的漫罵毆打,要不到錢,甚至曾經把她打的半死,還經常把她趕走帶女人回家過夜。一次她懷孕了,說是我的。說不想再干了,要生出來。我靠,笑話,它可能有100個爹吧?你不干了?我輸了那么多的錢指望什么翻本?我沒否認,但說必須打掉。她不情愿,但還是去了。后來我發現她并沒打,我很惱火,說你怎么確定是我的?她說生下來可以做堅定,我說不行,她堅持。我打了她,不顧死活的打她的肚子,強行拉她,花言巧語的哄她去墮胎,醫生說太晚了有危險....打了。由于多次墮胎,她終身不能生育。她哭的很傷心,我足足哄了三,四天。沒多久,我又打了她,理由是你不“工作”我們喝風去?不是缺錢的時候,我很少到她那里去。她也說要離開我,但總是經不住我的甜言蜜語與威脅,她離不開我,期盼我回心轉意。她對我就象一個賭徒,明知道已經沒什么希望但還期盼著奇跡的出現。不久,我進去了。 四年。 傷害,流氓...一些小罪羅到一塊,四年。我后悔。進來的人都后悔。四年又有多遠? 看你怎么過。在這里,四個月比你四年還長。不信你可以去試一下。在這里期盼什么?為什么活著?1出獄 2有人探望 3減刑。我有親人,我判4年他們很生氣。如果是死刑我想他們會開香賓慶祝一翻。雖然有朋友來,也不過是一年半載的一次。 只有她常來看我,由于比較遠,她也只能每月月初來一次。她來,煙,吃的,用的...自然少不了,所以當時她對我來說簡直女神降臨一樣期盼。當時,我對她做了最深刻的檢討,說等我出來,一定要帶你過上好日子。還說“我愛你”“要在一起”,現在看來當時說的也是真的,不過就是保質期短了些,容易變質。我進了勞動號。傻瓜才不想出來。勞動號里減刑快待遇好吃的好,有肥肉吃,還有點補貼,可以買兩盒煙抽。我們經常出來勞動,享受日光和清風。在里面也可以享受到“放風”。不過那是在一個鐵籠一樣的房間,人圈在里面就象一欄牲口一樣,目的是怕我們發霉長毛。“失去才知道珍惜”以前自由,我重為在乎過。但現在我知道它是多么寶貴。就連一個乞丐都值得我羨慕,向往自由的生活。在里面我想的很多,憧憬“未來”是我消磨時間的好方法。我真的想好好做“人”帶著她過“幸福”生活。快出來了。我在里面混的不錯。我很仗儀,每次她為我帶來的東西全部分了下去,而且從不欺負人,也不許別人欺負人。他們很羨慕我,說我有福。他們的老婆,女人如她十分之一也不枉相處一回。我得意。我期盼她。他們也是,用她的錢,我讓朋友幫我四下疏通,我減行3次,提前半年出來了。我們依舊住在一起。但這次我要走正路。她依舊做著妓女,努力賺著錢。我用她為這幾年出賣身體的積蓄和為我東借西湊拿來10萬快買了輛貨車,跑短途。我拼命的跑,不規律的睡眠讓我瘦掉了20斤,只為早些把車錢(一部分是她出賣身體的全部積蓄一部分向她朋友的)和我的賭債(我那些曾經愛我的親人的)還上。我們想方設法節省開支,她也不在喜好購物,甚至吃飯的時候她只吃那么一點點,借口說減肥,都留給了我,說她知道長時間開車是相當耗費心血的。那段時間雖然苦,但是我們生活最快樂的一段日子。我說在堅持2年我們就遠走高飛。車買了,我從她那里搬了出來。我受不了艱苦的生活,因為我是流氓。有福不享,何必呢?還 医师解答: 此答案由管理員代為選出很仔細的看完了所有,第一個念頭就是想狠狠的罵你,真的!罵你的沒良心,罵你的沒人性,罵你的不懂珍惜,罵你的無情無義,罵你的所有...但是何嘗只有你一個人是這樣呢,我們每天生活的城市里,有多少人真正懂得珍惜,珍惜身邊的愛人?沒有!我只想說,她真的很苦,但是我想她也是幸福的,畢竟她真正愛過你,真正擁有過你,即使那是短暫的,即使你是在傷害著她的,但曾經的擁有已經讓她很開心。并且她還是會永遠愛著你。我想你也是這樣一直愛著她的,從一開始就是吧,只是你不愿意承認,因為你們身份的特殊,你一直排斥著你們的關系,并不是你不愛她,而是為了自己的面子。我不知道自己說的對不對,純粹的有感而發。現在她離開你了,我想不是她愿意的,她只是想讓你過的好一點,殊不知現在的你只有她在身邊才是最幸福的。現在你有能力了,我想你是不是好好找找她?不管天涯海角,只要你用心,我想她還是會回到你身邊的。如果你現在不找,就真的孤獨一生了。到時也許在你生命的盡頭,你會悔的...所以,不管怎樣,運用一切可以運用的力量,好好找找她,我想她那么愛你,也想每天看著你,也許她沒有離開過,一直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關心著你。加油!
創作者介紹

meirenor

meiren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